Archive for 11月 10th, 2006

音节 (222-225)

222

秋末,远处的树木像一排排细密的炊烟,
不升起,也不消散,它们把自己系在大地的近处
没入夜色,又擦亮晨光。

223

其它季节的夜晚,路灯居于浓荫的树冠里
远远看去,仿佛别处的灯火人家
亮着点点相似的温暖。

224

夏夜的虫鸣像快乐的狂欢声。你倾听它,感到的是浸润在清澈里的生之喜悦。
秋夜的虫鸣却像是哭喊,那样一种控制不住而暴露在外的凄伤。

225

除了偶尔的狂风和低温,多数时候天气还是温和的。
但夜晚已不闻虫鸣,不知为何多出了几乎不间断的飞机和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
这些轰轰烈烈的抽象响动,隔着窗帘和夜色,提示着蛰伏近处的冬天和又一年的即将消逝。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