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9th, 2008

音节 (296-300)

296

一个人如果主体意识太强,太强调自我,或许这个“自我”,就成了一个角色,生命本然的自在也就受制于这个角色了。

297

若有预先想表达的观念或情感,诗就不免被工具化了,在一定程度上成了表达的道具,失去了生长出来的天然感。哲学总会在诗里,但不能让它出场,它应该是黑暗中的一双眼睛,给予审视、观照、和关爱。

298

有时觉得历史和作为即将被经历的未来是对称的,都不可知,却以几乎相同的方式,与现在联系着。
有时我把历史理解为收藏,那么未来,就是在收藏人们的愿想和期待吧。

299

读到这样一句:“可与不可的边界,只不过是像与不像的程度而已。”想起维尼曾用影子比喻可能性。
我在想,时间是多么清澈的可能性啊,透明的影子。影子像它的实体么?像实体脱下的一件衣服,铺在地上,或者挂在墙上。

300

他人之心,或如面壁倾听,墙壁对面的琴声,歌声,说话声,脚步声,还有寂静。
心居身中,如身居屋中,屋居于天地之间。眼睛或是窗,或是映在另一面墙上的窗影。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