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月, 2009

音节 (320-321)

320

巴门尼德,思与存在之同一的守护者。
禁止存在的逃逸。禁止思逸出存在,禁止存在退却为思想背后的黑暗。

321

先锋艺术也好,各式各样的实验文本也好,都是传统、经典作品的一个隐喻。就像语言,隐喻是基于本义的。没有本义,便无从隐喻。只有隐喻而没有本义的语言,无以存在。可只有本义而没有隐喻的语言——那不是语言,而是计算机程序。符号逻辑志于研究语言本义的骨架,它自指为一种语言,可这一自指,本身便是隐喻的。

Continue reading »

读赫拉克利特

              睡着时我把什么都忘了
              只有呼吸
              把我与身外的一切联系着
              多么安静,多么均匀
              像宇宙的秩序和节奏
              有一部分居住在我体内
              此时,这一部分
              像一个失去
              理智的陌生人,因为被
              隔绝,被我的睡眠隔绝
              而从一个部分,变成
              一个活生生的整体
              它全部的生命就是我已然
              遗忘的每一个梦境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