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3月, 2009

猛虎

                 虎,虎,燃烧着的明亮
                 在夜之森林
                 怎样不朽的手与眼
                 敢框出你那可怕的对称

                 Tyger Ty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Dare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William Blake: The Tyger

翻看布莱克的版画,感觉那些风火难辨的形象,像是从火焰的褶皱涌出的惊人的生命。
下午去动物园,看到很多猛兽,温顺而百无聊赖,一只半大不小的虎,皮毛上有清晰的黑纹,伸着爪子去抓铁网门外的火腿。还有只象,老得不行了,用象鼻卷起一堆枯草,送进嘴里,看着让人伤感不已。回家后像受了什么打击一样,倒头大睡。醒来已是傍晚,没有多少晚霞,看着墙,看着远古的山峦般起伏着的被子床单,冒出几句无力的诗来:

                                墙是烛光放大的苍白背影,嵌在墙里的门的轮廓
                                勾勒出背影之持有者的进入,与离开
                                门空着,漏出一个方向,露出墙的另一边,那些
                                活着的物象与景致
                                我是我灵魂的一个部分,在沉睡中,像在等待命令
                                像一个碎片随时准备站起来
                                反射落日的辉光

Continue reading »

路人

“又没有别的事,完成学业,应该是水到渠成的吧。”
情绪像体内的一个陌生人,每次造访都是唐突的。现在她走了。

偶尔她伏在墙外低低地哭泣。隔着记忆,我听见了。
可我不能为她开门。

门内的一切于她是陌生的。她不会想再次进入。
天欲雨。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女子,她穿着蓝色长裙,黑上衣,

仿佛微笑着,并不看向谁地微笑着。她的胸前挂着张纸:
free hugs。免费的拥抱。

我回头看她,蓝色长裙,黑上衣,漂亮的卷发,很安静地走着。

标题:我要论述文艺创造是实践理性之一种,不见得多么特别。
并不更卑微,也并不太神圣。请读一首诗,读出声来,朗诵它!

那就写吧。以任何一种形式,任何一种语言!
多么安静,像阅读那样去写,像倾听那样去说,像爱一样,

去思考。

Continue reading »

洞穴

我是一个洞穴,里面有壁画、钟乳、尸骨、残骸、化石,隐入
暗处的历史,和光。
——————

我被突然发现的思想之互释吓了一跳,像听见远古歌人的吟唱
这吟唱在时间的遂道里像剧烈的回音,鞭子般抽打抽象的墙壁
——————

是否为之狂喜,那将要被证明是错觉或幻象的存在?我仍然要
将它写下,那是

一个荒唐的发明家随身携带的出生证、身份证、以及死亡证明。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