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6th, 2009

果核

——听巴赫无伴奏小提No.3,Gidon Kremer


数月前读Korsgaard关于自我的构成一文,她说做人与做好一个人,是同一件事,就像造房子,造与造好,是用一个活动。如果你造房子时不考虑屋梁、结构、材料,如何让房屋坚实与舒适,那你本就不是在造房子,而是在做另一件事:偷工减料,敷衍了事,那只是在模拟造房子。
读时有种被点醒的感觉:做,与做好,是同一件事。
前两天反省,突然想起柏拉图说的善,与此相通:个人之善即灵魂的三部分得以和谐:理智——经由胆识的协助——统治欲望。如果灵魂不和谐,问题不止是你能否善,而是,你根本就没有自我的同一性:你的行为的作者不是你,而是你灵魂的某个部分,是放纵的欲望,盲目的勇猛,或架空了的判断。此时,并没有“你”,只有一堆乱糟糟的心绪和鲁莽。

和谐的自我。这既是前提,也是保证。就像一枚果子,保有自己坚硬的核,就算被敲碎外壳,吃掉果肉,也总能因为核之完整,而继续生存,并且好地生存。如果没有这枚自我之核,便不止会被外界的纷扰而左右,而是根本就丧失了一个完整的个人所应有的轮廓,连信任都显得乏力。如此,我现在只考虑该做的事,并努力做好它。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