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th, 2009

手动钟

              古希腊哲学课的期末考试
              我和教授站在讲台上
              他在黑板上写:12:10
              五分钟之后
              他把零擦去:12:15
              就这样,他用粉笔和黑板擦
              从12:10,一直写到1:15
              “手动钟嘛”,我说
              写试卷的学生中
              有些是我曾经的同学
              亚历山大,和安德鲁
              这是我在此地的第五个年头了
              旁听,修课
              又到读研和当助教
              把自己擦去
              又写上

              教授七十岁了,就要退休了
              我见他办公室的四壁
              就是四个书架
              上面摆满了书
              我琢磨着,把他们全搬回家
              实在是个巨大的工程
              一本一本地
              像在把自己任教于此的四十年
              一天一天地擦去
              直到他终于在家
              像他研究的斯多各僧人那样
              把欲望和悲喜
              从生命中一点点擦去
              把生命从平静中
              一点点擦去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