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1st, 2009

十点十分

如同人
死于美

              书桌上的小闹钟坏了
              先是走得很慢
              然后走乱了套
              最后,停在了十点十分。
              从前听人说
              钟表广告都把钟表拨成十点十分
              因为那个角度最好看
              我一留意
              发现果真如此。
              去年我在沃霍尔展上买了只手表
              白皮表带上
              印了个表盘,指针
              画成十点十分
              表盘上面开了个小口
              像电子表那样显示时间
              有个老师说
              每次我看你的手表
              都以为只是十点十分
              还有时间,再讲些什么
              可其实都十一点了
              我笑,
              笑自己伪造时间
              却在一天午夜
              被书桌上停走的闹钟给骗了

              它被摔过几次
              每次都是不小心
              第一次之后
              秒针掉了,横在钟面底部
              像把被丢弃的剑
              第二次之后
              闹钟不响了,名不副实
              却回到了时间的安静
              后来,它被一叠书推倒在地
              彻底坏掉了
              不再指示什么
              只是停留于美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