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4th, 2009

信念

              除了对上帝的信仰
              莱布尼兹总在反对笛卡尔
              他说
              仅从广延的几何律
              推不出运动律
              我们需要“形式”
              这被机械力学时代的哲人
              嘲笑不已的古代智慧
              他又说
              但是,“不到万不得已
              不要用形上学
              解释物理
              不到万不得已
              不要搬出
              上帝”
              哦,上帝,你在黑暗背后
              给出光
              我在自我的黑暗中
              反复擦拭犹疑背后的笃信
              只是,若有一天
              所有能够求证的
              都指向另一个方向
              所有能够诉求的
              仅是心中那仿佛远古的信念
              一切
              便早已毫无意义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