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7th, 2009

呼吸

              1
              又一次瘟疫过去了
              有时我分不清
              流行性感冒
              和风靡一时的时尚趣味
              有什么区别
              都被人们谈论
              被人们穿戴
              让人群再一次具有
              一致性
              却不在制造一致的生命中
              留下太多痕迹

              2
              我害怕瘟疫的潜伏期
              仿佛一切如常
              却有什么已经发生
              正在发生
              这多么像小孩怕黑
              夜晚的吞噬视觉的黑暗
              怕黑暗里随时可能出现的
              鬼——

              一个失魂落魄的人
              一个静默的神
              或者什么都不是
              只是恐惧
              在黑暗中显示自己

              3
              瘟疫已经过去了
              近处有人染上它
              我没有

              我是否感到庆幸
              我是否担惊受怕
              可无论怎样
              我不感谢这善意的幸免
              我不需要虚惊
              来提醒我生命的可贵
              我在我生命的每一刻
              都珍爱着值得我珍爱的一切
              并为活着
              这一简单的事实
              而深深打动

              4
              辽远的夜色里
              如果什么都看不见
              除了头顶的星辰——

              我就是我的呼吸
              就是我的呼吸的节奏
              和声音

              我将如何安放意志
              我将凭借什么
              来辨认自己
              不是那些星辰中的一个

              5
              面对瘟疫
              我不再有六年前的恐慌
              因为我信了命
              信了命中注定的事与情

              我不会成为了不起的人
              也不会过得太糟

              我想我满足了
              那种已经完成的满足

              只有岁月是可以完成的
              走完了,就成了
              成了记忆

              那些快乐的痛苦的记忆
              都已成为琥珀中
              完整而安静的面庞

              6
              我有很多
              或许这不是真的
              我只有一把时光的碎片罢了
              它们小
              装不下一个完整的日夜
              噢,完整
              这个曾让我一想到
              便泪流满面的词

              7
              每一个碎片都是不死的
              没有日光的时候
              它们是大地睁在暗夜里的眼睛!
              黑暗中
              我把一枚碎片
              紧紧握在手心

              我不怕它扎伤我
              若我流血
              我握紧的手
              便是黑暗中一朵怒放的红玫瑰

              8
              我必须保持骄傲
              必须微笑
              必须像一枚坚硬的铁钉
              死死钉住
              一张没有写完的纸——

              哦,岁月

              9
              我闭上眼睛
              我听到,闻到
              生活

              有风吹来
              我让它掠过我的头发
              去我心里
              住下

              “爸爸,风不吹的时候
              它们在做什么?”

              在欢乐,在安睡
              在此起彼伏的日与夜里
              感受生命漫过它像水
              在水里升起
              又落下

              10
              我想,碎片很大
              大得像个家
              清晰而渺远的海市蜃楼
              如一切镜中幻象
              是倒置的
              反的
              无法触及的

              那就大成一片海吧
              暴雨之后的海面上
              有天堂的光
              从云隙间泻下

              11
              岁月该有多长
              我希望能长到厌倦
              长到忘记了
              自己还活着

              12
              入定的老僧
              用安然的身体
              接起生与死的断裂
              像墨在铺开——
              这活着的黑暗和肃静

              这是命定的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