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0

我的祖国

          听一听郭兰英唱《我的祖国》吧
          没有天灾,没有人祸的时候
          也听一听

          听郭兰英淳朴的乡音
          我不用知道那是何处的乡音
          只是听着,便已觉得亲切

          听一听郭兰英唱《我的祖国》吧
          不逢年,不过节的时候
          也听一听

          听歌里艄公的号子
          听吹香了两岸稻花的风声
          听辽阔的土地上生生不息的节奏

          听一听,只是听
          像听任何一首好听的歌那样
          简简单单地听一听

          像一个人她既不慷慨激昂
          也不热血沸腾,只是柴米油盐地
          爱她的祖国

          哪怕她的祖国从不富强
          从不腾飞,只是像一条大河那样
          一直就那么静静地流着
          宽阔地流着

Continue reading »

那么

如果非要说康德是平面的,那么,他是作为镜子的平面
作为镜子,安静地盛下历史和历史所有的纵深。
———

当代人对“ground”一词仿佛有本能般的反感
听到就觉得有人又要来给出基础了——
那第一的,最本然的,像判定一切思考的法官高高在上

可,“ground”本是大地和地面的意思。
寻找ground,无非是为了行走,为了平安地走过人生
这属人的行走,想来,是件很本分的事。
———

“破旧”于我从来是个褒义词。
我喜欢旧物,“因为里面有时间”
我分不清时尚和流感是否有所区别。而我不喜欢感冒。

我收集葡萄酒瓶的木塞
从瓶口拔出的木塞,都被开瓶器留下了破洞,各式各样
摆在茶几上,像一群坚韧的雕塑因为残缺而进入存在。
———

人发明了地理学,发明了经线和纬线,来把地球
捆紧,捆在人类脚下,捆在人类引以为安的认识论里。

Continue reading »

形上学讨论班上得句

            我们用思考追赶世界
            可世界始终就在
            它一直都在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