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19th, 2011

笑话

无论多少面镜子
都照不出他人
眼中的自己
而,除了知道自己
不知道
人还能够知道什么

—————
之前怎么也想不到,这场漫长的扯淡竟然持续了整整一个月。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以下三种人的话大可当成笑话来听:弱智、阉人,和施特劳斯派。而施特劳斯派的发展对象,除了前两种人,大概就是在意识形态上野心勃勃的书生了。
中国有个传统,在我看来,很不好:学而优则仕。以至于到了现在,该潜心治学的人不安心思考,跑去谈国论政,而谈论的水平,还不如随便一个具备基本常识的老百姓。别人不当回事,就认为别人居心不良。大概觉得自己学问好了,又没当成官儿,心理不平衡。于是在书斋里、文章里,搞搞奴隶起义——尼采意义上的奴隶起义,岂止发生在基督教传统。
想来,这实在是件可悲的事。研习一样东西,不是因为内在的热爱,而是因为外在的功用,那到头来,思想难免被政治化,个人生命也难免被工具化。如果要深究,这或许就是一种文化不强调个人的弊病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