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3rd, 2011

我在这里

时常想起荡皮从前的一篇日志,大抵是说:如果人无法接受自己现在在这里这个事实,他便无从与自己的存在相和谐。去他博里翻箱倒柜,发现原文如下:
承认并且接受“我在这里”,是人世一切快乐最根本的基础。不得不承认又始终无法真正认同这一点,正是某些人最大的不幸。——2005年5月

其实,承认并且接受“我在这里”,并不仅是人世一切快乐的基础,它甚至也是一切other-worldly欢乐与安宁的基础。我曾承认,我不得不在这里。但这种承认是勉强的,这种接受是迫不得已的,是否定性地触摸,像盲人摸墙——“她把手放在心上,听自己一步步走远。”

后来学到UCLA的和语言哲学纠葛甚深的现代形而上学派——从索引词开始,而索引词的典型例句便是:I am here now。这个命题总是先验为真,先验却不必然。而,任何一个“我”,于此时于此地的偶然性,就像一个飘摇的安静的音符,时而哀伤,时而释然。

近来我有种感觉,我仿佛已经能够确认:我,现在,在这里。我现在是在这里的。我是在这里的,此时此刻,从前与将来。我忽然能够确认自己的存在了。我不再需要辩解和挣扎,我只需做好手边的事,世界便平整而美妙地摊开在我面前,在这个寒冷且狂风暴雨的并不像春天的春天里。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