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6月, 2013

散木

说不定大地就是泳者的背脊
夏季他探头呼吸
所以入了夜
天还亮着
假日里我除了散步
懒得出门
想读就读,想写就写
比僧侣清净
比帝王逍遥
多少慈悲不过是妇人之仁
多少生命
远不及
僻静处的一块石头
打动人心
一个女人蹲在花丛边哭
说着悲伤
特有的方言
一个青年趁着夜色
坐在草坪中央的黑椅子上
喝红葡萄酒
喝完一杯
走回家,再倒一杯
坐回黑椅子上,讲电话
或背诵台词
我也朗读过独白剧
在家里
剧本说喝酒
我就喝口啤酒
剧本说换衣服
我就把裙子
换成裤子
有时我梦见故去的亲人
在寻常的日子
做着寻常的事儿
有时我忆起一栋早被拆了的居所
一片早被夷为平地
曾经长满荒草的
徘徊之地
恶乎知悦存之非惑邪
恶乎知恶亡
之非弱丧
而不知归者邪
附近的河快干了
桥却仍在翻修
露出水面的旱地上
鸭子和乌龟各自休息
和走动
远处的旱地
则堆满建筑材料
总有一块虚空
将被填上

邻居搬走了
路过他们家的落地窗
室内空荡
后院的几株花树
黄白灿然
正和阳光打成一片

Continue reading »

“把一个空空的太阳留在床上”——聂鲁达

两个快乐的恋人成了一个面包,
一滴落在草地里的月亮。
行走,他们投下两个影子,影子流淌到了一起,
醒来,他们把一个太阳空空地留在床上。

从所有可能的真理中,他们选出了这个日子;
他们拿着它,不是用麻绳而是用一个芳香
他们没有切碎和平;他们没有打碎词语;
他们的快乐是一座透明的塔。

空气和酒伴随着恋人。
夜晚以它的愉悦的花瓣让他们开心。
他们有拥有所有康乃馨的权利。

两个快乐的恋人,没有结束,没有死亡,
他们出生,他们死去,很多次,当他们生活着:
他们有本然之物的永恒生命。

Two happy lovers make one bread,
a single moon drop in the grass.
Walking, they cast two shadows that flow together;
Waking, they leave one sun empty in their bed.

Of all the possible truths, they chose the day;
they held it, not with ropes but with an aroma.
They did not shred the peace; they did not shatter words;
their happiness is a transparent tower.

The air and wine accompany the lovers.
The night delights them with its joyous petals.
They have a right to all the carnations.

Two happy lovers, without an ending, with no death,
they are born, they die, many times while they live;
they have the eternal life of the Natural.
_______
Translated by Stephen Tapscott
From ONE HUNDRED LOVE SONNETS,Pablo Neruda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