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7th, 2014

音节(369-392)

369

 

对我来说,诗是冷静的,是冷静之中力的演绎。

 

370

 

和哲学一样,诗与迷狂无关,因为他们都是语文的呈现形态。迷狂外在于语文,语文是灰烬,冷静地保存着事物的燃烧。

 

371

 

诗也是一种还原,从对永恒的渴望中将必朽者还原为必朽者。有时写完了,就放下了,不止是放下写作的情绪和被写作的事件,而是积极地接受了自我的有限性。

 

372

 

诗是安顿。在语文之中,经由语文,把自己的存在安顿于普遍的存在。

 

373

 

成熟是醒来、苏醒。 
即,成熟不是让人学会伪装、圆滑,而毋宁是从容地睁开眼睛,开始观看,并看见。

 

374

 

我的身体是未完成的雕塑

你的目光

完成了它

 

375

 

静默是能说却不说。关键在于“能”。我们所谈论的无,是“能”生有的无。

 

376

 

“不可能真心向善而不得”。善,毋宁就在“向”的超越性之中。

 

377

 

学生气可以说是单一的,但还不是纯一的,因为达到纯一必须经过杂多的打磨和历练,是从多中生成一个独特的一。学生气单薄,但纯一包含了醇厚,亦从醇厚中有所提炼和升华。

 

378

 

手,是触觉的器官。脚,则更带有性的意味。因为和手相比,脚更加私密。

 

379

 

冬天的枯树像三维的树影,站着。

 

380

 

就技艺谈技艺,都是伪问题——我主要是在说“诗艺”。

 

381

 

提问比回答更重要。关键不在于去寻找答案,而在于把问题本身提出来、理清楚。 
值得被思考的问题,是不会有确定“答案”的。有答案的问题是不值得去深思的。

 

382

 

我失去了我所不需要的,我获得了我本拥有的。

 

383

 

倘若生活不快乐,归根结底,是哲学没真正学好,没有把该贯通的贯通起来,也没有让该开阔的敞开来。以上说的哲学,是思,思本身。

 

384

 

道德本质上是普遍性的,加诸于所有人的。康德意义上的道德的确是主体性的,但还不是个体性的。从主体到个体,即从匿名的普遍性落实到生动真切的个体性。

 

385

 

我有一把雨伞,伞面是一片蓝天白云。昨晚梦见我打着这把伞,在阳光里快跑几步,飞了起来,稍用力就飞得高些,不怎么用力就低飞滑翔。我就这么拽着一小块儿蓝天撒欢,远处,晴空完好,不需要我归还这一小块儿。

386

 

晴天时,阳光把世界带进屋子,屋子也因此溢出自身。屋子活了,就像住在里面的人。而阴天时,屋子把自己关在自身里。雨是透明的叩门者。

 

387

 

坐在街车上,大朵大朵的云,像心中的快乐,在天空炸开——随意赋形、安静、无中生有。

 

388

 

个人与个人的区别,远大于所谓的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差异。

 

389

 

雪花在夜色里飘落,像黑色静默在自身之内,制造着一片片白色静默。

 

390

 

不喜欢阴雨天。今天想到一个让自己接受阴雨天的方法:把不见亮光的天色和黑云想象成宣纸和宣纸上浓淡挥洒的水墨。
391

 

平等,必须且只能是形式平等。所谓实质平等或结果平等,准确说来不过是相同而已,取消了使得平等成为可能的差异性前提。因为平等本就是在差异中寻求共通的辩证,相同,则因为取消了这个差异性前提,使得平等本身成为了不可能的。

 

392

 

古人做,做了,很天然,于是成了源头,又因为源初而成了规范;今人要么(在想象性的追溯中)把源头理解成僵死的规范来捆绑自己,要么把这个规范还原成源头活水,来滋润当下的思想和生活。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