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8th, 2014

“我也有”

 

原则

 

 

两个穿校服的小男孩并肩走路

一个问另一个:

“你有原则吗?”

他的回答,夹在汽车的轰鸣声里

被风吹走了

这时,提问的男孩小声说:

我也有

 

 

 

快乐

 

 

有些幻觉

知其是幻觉,也仍然美好

比如:肚皮舞课上

随着老师,扭动腰身

她的舞姿无比迷人

而我只是照着葫芦画瓢

却以为,她的美

是我的

 

 

 

 

即景

 

 

街心花园里

有座平石搭起的假山

山顶上,树荫下

侧卧着一个

午睡的人

他的身边,立着一瓶矿泉水

像古人醉卧

身边伴着昨夜的残酒——

如同粮食酿成酒,

酒酿出梦

都梦不到的未来

 

 

 

 

 

空房间

 

 

房间有时住人,有时空着

日夜交替,是谁的

步伐

留下的脚印?

 

时间如光影挪移,季节

从不重复自己

 

我将再一次来到你

来到,以触觉

为语言的近

 

而你在那儿,仿佛

一个地方,或一条古老的河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