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实

               我妈留言说:因为要修地铁,洪山广场今晚起封闭施工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重,压着我的重
               因为我离那个广场太远了
               “今晚”这个时间又太近,近得仿佛正要走去散步
               我离那个城市太远了,离家太远了
               它们只能撑在我的心里,仿佛不安分的记忆与想象
               仿佛子宫里的胎儿,就要长出一个结实的生命
               它们,整个整个地压着我
               带着它们已然经历,并要一直经历下去的所有时间的重量
               压着我,让我感到无从表达的情感
               几乎是全部,几乎是黑暗中看不见的全部的自己

音节 (319)

思考一个问题,与思考如何解决一个问题。
有时,问题的被清晰提出、阐释,便是被解决。

景象

十月底,周末的哥伦布。前几张是路过校园,后几张是市中心。
到了德国村相机就没电了,凑合拍了张咖啡馆的墙壁。

7

fall2

fall1

6

4

8

10

11

12

9

13

14

15

16

17

周末三篇论文

                     秋风擦亮颜色
                     又把颜色,一阵阵抹去
                     树叶飘落

                     缓缓飘下来
                     就像忘记了引力
                     却遇见了大地

                     我坐在这,听见远处
                     一阵汽笛声
                     和时间一起  
                   
                     回到了没有隐喻的空地

日记

       秋风过,落叶满地
       近处、远处,我
       无需俯身
       便可看见,每一片
       都生动
       如邻人一生的故事

哥伦布的秋天在闷热和寒冷的两极徘徊。
但终是凉了下来。一杯热咖啡,和收音机里的圣诞歌,都很容易让人觉得温暖。

走在路上,如果有片树叶,在你面前飘落,请停下来,缓缓地站在那个地方,看它仿佛不知要去哪里地飘
然后落在一个比目光的尽头还近的地方,你是在一瞬间看见了一个人一生的故事吗
 
如果有片树叶,正在你面前飘落,请停住脚步,请站在原地,请看着它,哪怕只是一小会儿
在这一小会儿里,请像一棵树
看着自己的一片叶子,像记忆里的一个年份,从身上飘走,落在一个不远的地方,它是你的整个秋天吗
 
躺在目光的角落,像穿越了整个黑夜却仍未融化的一片月光
从谱线里滑落的一个音符,从寂静里浮起的一个带着生命的声音,你是否早已听见,并随时准备着倾听

空隙

                     从前她并不知道,她看不见世界之外的东西
                     如今,她在她的世界里
                     看不见尽头

完整

蓬窗睡起

道路崎岖,夜色地狱般漆黑,
我摔倒,怀中滚落了酒杯。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它还完整,
那些不曾摔落的酒杯却已成灰。

—-巴巴•塔赫尔“波斯绝句”

刹那

                     自己总是自己最好的预言家
                     因为心定
                     预言是多余的

                     每个此刻都是同一张脸
                     未来
                     是脸上的泪与笑

                     记忆也是
                     在一些瞬间仿佛看到往昔

                     安静的景致
                     如水墨
                     早已洇出具体的年份

                     而当我试图想起
                     却发现如帆驶过窗外的日子里
                     看不见一个自己

心外

越来越不喜欢敏感、微妙、神经质、文艺腔的东西。“是呀,太小器了,没有胸怀”。或许并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因为自己不再那么年轻。想起以前你说的一句话,青春真是太奢侈的东西,奢侈到不知怎样去浪费——已是前年夏天的事,时过境迁,才更深地感到珍贵,和亲。
我也不怕写论文和考试了。渐渐明白,有些焦虑与担忧,只是在害怕自己做得不好,或不够好。可自己的确只是如此有限的一个人,假如不能更好,那就是不能。还要为此而责备自己,而感到失望,就是不够坦诚地面对事实——自己并不是,也不可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曾经怀揣梦想的心高气傲,情绪的大起大落,或许就像青春的灰烬,烧完了,就吹走了。
但这并不是说,从此就可以不努力了。上周三的讨论班上,突然很真切地意识到自己从小就有的一个缺点:总是不求甚解,大概领会到一点意思,就以为自己都懂了,然后靠一点小聪明来蒙混过关。于是周末读书时,老老实实地,把读过的章节,结构和要点,都在本子上复述一遍。不像从前,总觉得只有自己灵光一闪的思维火花,才值得记下来。意识到不足,就应该尽力改善。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如果找理由辩解,任性而懒惰,对自己,且只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从对自我的过分专注中折回,回到的,恰是更具体和更充实的个体生命;就像挣脱庸碌后,回到的恰是生活的日常质感。此时心境如阴天:无狂风、无雨雪、无足以让事物投下暗影的强烈日光。一切看上去都很简洁,所见之物,都不是比自己更短暂的世间停留者,没有幻象,也没有近乎幻象的涂抹——并在每一个晴朗而绚烂的秋日由衷地感到喜悦。

joke

系主任发的群体邮件。

crstr081028%20Existentialist%20McCarthy%20Hear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