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decent person’

Wesley

  这个秋天之前,我在教室之外的地方
  见过卫斯理两次
  第一次是夏天,他在给系里的小秘介绍胳膊上的纹身
  第二次是第二年的夏天
  他在说另一个巨大的纹身本应是两条龙
  但他不喜欢那个纹法,只好未完成地放在胳膊上
  “去掉太贵,也太疼”
  卫斯理比我早来三年,完成了所有课程
  就剩毕业论文了
  夏天他旁听罗伯教授的讨论班,有时坐在我旁边
  我从侧面看他,常心有余悸
  担心穿在他下嘴唇上的铁环
  会被什么挂住而拉掉下嘴唇的肉
  或阻碍他畅快地吃东西,顺利地说话
  但我的担心一定是多余的
  因为他是一支乐队的成员,负责作曲和演唱
  
  上周五上午,我有office hour。卫斯理也在办公室
  他在跟同学说,两年前他成了素食者。
  这在美国很时髦,似乎真有越来越多的人
  开始关心动物权益
  素食者里有很多流派。卫斯理在解释:
  “我不赞成任何时候都不吃肉的绝对主义
  我认为可以有例外,但仅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例外:
  我订了个洋葱披萨,店员听错了
  做了个香肠披萨给我
  那我就会吃了它。如果把一整个披萨扔掉
  让他们重做
  是多大的浪费啊。
  人生的目标,我想,应该是成为一个得体的人
  所以不能只考虑动物权益
  还应该考虑工人权益,养殖业的生存…”
  
  那个同学已经没有在听卫斯理讲了
  但卫斯理坐在一把椅子上,一脸非常认真的表情
  念叨着这些,思考着如何做一个得体的人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