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fate’

音节 (288)

个人生命总是蕴含着两个无从违抗的规定性的:身体和宿命。

宿命很抽象,抽象得没有人知道它是否存在。就像必然性本身,无从得证。
身体很具象,正是它,时刻提示着个人的此生。

在这抽象和具象的两个规定性之间,可能恰是个人的可能性空间。
这空间便有如道路,创化和延展,都被两边的规定性庇佑着。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