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Jodie’

朱狄

              朱狄是去年来读研的另一个女生
              家在维斯康辛州的密尔沃基
              我知道这个城市
              因为有支球队,叫密尔沃基雄鹿
              她的眼睛是饱满的褐色
              像头小鹿
              她去年才本科毕业
              脸颊竟还有点婴儿肥
              秋天来这之后,她一直睡不好觉
              因为她从没离家
              这么远。她的男友
              在她原来的学校,念哲学硕士
              偶尔周末会来看她
              “如果他申请这里的博士
              你们就正好可以在一个地方了”
              朱狄说,难呐,
              他不见得能申请成功
              而且,说不定有更好的学校要他。
              我忘了朱狄是怎么说的,
              是,如果有更好的学校要他
              他一定会去更好的学校
              还是
              她是希望他能去更好的学校的。
              “我总在想我和他的未来
              分开,还是在一起
              我浪费了太多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可怎么考虑都没有答案。
              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说,那就顺其自然吧
              既然你并不需要做出什么决定。
              其实我完全不知道
              怎么样,才算得上建议。我能说的
              她一定都明白
              而顺其自然,无非就是,维持原状
              直到某一天
              连原状都不复存在。
              我和朱狄不是朋友
              只是碰见时,会笑着打招呼
              本科毕业后,交朋友是件困难的事
              更何况自己是外国人
              在这个金发碧眼的系楼里
              总显得突兀
              甚至让在保守小镇长大的美国人
              感到些许不安。
              整个秋季学期
              我常看见朱狄在楼梯间讲电话
              路上碰见她,也总是在讲电话
              就算寒风呼啸,就算她快步疾行
              圣诞假期后,开学的第一天
              大家打招呼的方式
              都变成了:假期可好?
              回答千篇一律:好啊,很好。
              在教室里,我问朱狄
              假期可好?
              “再也不能更糟了。”
              她看上去很疲惫,仿佛还瘦了
              她的表情,不是不知该怎么办
              而是,不知还能怎么办
              我几乎愣住了
              不知该如何接下文
              问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
              我想,她一定是心情糟透了
              以至于在教室里,用一个大实话
              来回答一个外国人
              一句简单的问候。
              现在,冬季学期已经过去一半了
              我常在系楼碰见朱狄
              每次她都捧着一叠书本
              没有讲电话。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