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ocke’

肃然起敬

《利维坦》第十六章的开头,霍布斯说了好多(很诗意的)词源的东东,希腊文中的自然人,指示“脸”,而拉丁里的“人”(person),是persona,假饰,或舞台上的外貌,尤指面具。于是,persona即actor,personate即act,代表他自己或另一个人,接下来就是author,authorize,authority等,引出他的Representative theory of political authority。
他这一说,我才发现,演员actor的动词居然是act,行动、从事、表演。“从事”可看作“行动”与“表演”的过渡义:从事某职务,在某职务(即角色)的名义下行使某种权力或职责。行事者于此,并非一个古希腊意义上的自然人了,他的脸可以是代表别人或某机构甚至某阶层的面具。而任何一个行动着的人,又都是actor。人的行为中的表演性,在词源中显现了出来。

今天才知道,洛克的《政府论》,在当时是匿名发表的。因为《政府论》的理论框架是基督教神学,所以人的天赋理性和自然法,都理所当然成了上帝赠予人世的礼物。但洛克是经验主义鼻祖的那个洛克(人心之初是一张白纸),是写《人类理解论》的那个洛克(知识包括理性自身都来源于对经验的抽象),他不能用同一个身份或面具,把自己呈现为两个对立观念的作者(author),于是干脆在其中一个观念面前匿名,用空白的面具挡住自己的脸,成全某种仿佛让人心安的同一性。

想到克尔凯郭尔了,用各个不同的笔名写作,用一个笔名来嘲讽另一个笔名,没有人能说克尔凯郭尔究竟信仰什么。或者他只是想把作为自然人的他自己,跟所有他制造出来的可以用作面具的观点区分开来,他只是他的一张脸,别的都是认真或随意的游戏规则。而我突然对洛克肃然起敬,不是因为他的学识,而是因为我看见他躲在一个名字身后,虔诚地倾听着来自神诋的声音,并像一个孩子那样,低声而又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