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ouis Armstrong’

衰老

听John Coltrane的I’m old fashioned时,经常感觉到Louis Armstrong在唱What a Wonderful World。反复听前者是这两个夏天的习惯,1957年的录音,在新泽西,仿佛一切都不近不远。后者则是在武汉时常听的,深夜睡不着,那苍老的声音似乎在带着你从生命深处望回来。Louis Armstrong年轻时是个结实的黑小子,老来则顶着一头苍白的卷发,短而硬朗,看上去像钢丝条,掰都掰不动的。黑人的白发似乎显得格外有力,仿佛把平生所有的愤懑都塞了进去,并把柔软完整地搁在心里。
1968年他六十七岁,他的歌声像浸泡在岁月悲欢里的一块布,像衰老的皮肤松开曾被绷紧的年华,松开曾被愤怒、理想、和勇气绷紧的眼前的这个世界。活着多么好,你看这世界多么动人,那些残忍的虚伪的坏透了的,他们都是孩子啊,他们还没长大也许一辈子都不会长大,你是否会像被疾病折磨的生命眷恋人世那样,去爱他们,为他们在某个瞬间的不知所措而心疼,并决定把自己深深地埋进人世,从此不再去别的地方。

三年后他病死了,在纽约皇后区的家中。三十多年后新奥尔良被毁了,废墟里是否会有人唱起一支歌。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