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vista unfolding in drinking’

收藏

有近一个月没弹琴了。校好音后,没弹一会儿,七弦就断了。换弦后似有点心不在焉,左手揉错了个音,那陌生而突兀的调子,像黑暗中传来的一阵哭声,没头没尾,倒把自己吓了一跳。

前些天,常在傍晚自斟自饮,一遍遍地听管平湖弹《碣石调,幽兰》,日光温和下来,但仍在平坦处涂抹浓厚的树影,仿佛酒楼里望见的春和景明,门帘被风撩开

露出市井的嘈杂和熙来攘往。而琴声里藏着行酒令、小贩的吆喝、脆顿的马蹄声和响铃——这时夜的降临便仿佛闭上眼睛,安和、恬静、闲适

看着夜色如历史般,把那些无从再现的寻常日子收藏了去。

Continue reading »